2019-08-02
原创《照片的故事》珍贵照片的来历

文/贺宗显

他一位北方战士,来到南方,想必一定忍受了更大的苦痛。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战,终于完成了二十四公里改线,也同时取得了援越抗美的伟大胜利。

再说下相棋,本来我和保和战友棋鼓相当,但总是他赢的多,我赢的少,纠其原因与性格有很大关糸。他性情平和,一步三思,稳扎稳打,而我却性情急燥,不善思考。所以常犯些低级错误,让对手有可乘之机,一击获胜。

每当看到这张合影照片,就会想起和我同于一九六九年三月入伍,河北遵化的李保和,即合影照的后排,中间较高的是本人,站在我右侧左二的那位战友。我家住湖北当阳,因同时当上铁道兵,有缘相聚湖南耒阳参加军训。

登上列车,两过衡阳,(因耒阳在京广线上,去时已经过一次衡阳)在广西柳州换上银灰色军装,收起了草绿色军装,不再配带领章帽徽,于四月十六日在中越边界的友谊关前庄严宣誓,为五个伟大增光,狠狠打击美国侵略者!穿过友谊关,来到越南的国土上。在经过谅山时,到处可见战争的创伤,残墙断壁,弹坑遍地。更加激起我们的义愤!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好像没有害怕的感觉。可巧的是,李保和战友分到四排十一班,我却分到二排六班,没过几天,十二班木工班班长余成松,湖北公安人将我要到十二班。这样我和李保和战友都在四排,并肩战斗,一干就是六年,直到七五年三月同时退伍,除了生病负伤住院,两次探家外,其于时间从未分开过。

心潮高过滔天浪,

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。又一次和李保和战友一起,是七O年七月九日返回祖国后。三过衡阳,我们来到陕西西安,为了让大部队到达时能有住房,我和这位李保和战友一起,组成先遣分队。经过三天的徒步行军,到达紫阳,我们和战友一起第一次当上纤夫,顺着任河,手脚并用,拉着装有生活物资,帐篷,逆流而上,来到泉河地段,参加襄渝铁路的大会战。经过四年多的艰苦奋战,打通三胜寨隧道,架起顺河桥梁,终于修通襄渝线,于七四年迎来首列火车通过二师九团路段。为庆祝这一时刻,特用钢筋焊接了一道迎接列车通过的彩门。这张照片就是在这道彩门前合照的。

原标题:《照片的故事》珍贵照片的来历

当时还未对外公开出兵越南,部队的通信录也只能是《广西十一号信箱四大队十三分队》。所用的人民币也换成军用代金劵。为了保障钢铁运输线的顺利通畅,保障军用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,我们参与了二十四公里铁路改线的修建。经过一年多的顶烈日,抗高温,挥汗如雨,湿透衣衫。斗恶蚊,嗡嗡之声不绝于耳。一不留神,就送你几个大红包,让你奇痒难忍。再就是皮肤癣疾,人人光顾,无一幸免。

每逢星期天,我们不是在一起下象棋,就是一起交流一些新学到的诗句,虽然已过去近半个世纪了,但至今仍然记忆犹新。如甲午风云中邓世昌所吟的一首诗:

连队举行忆苦思甜活动,又交流了几首,如:“朱門酒肉臭 ,路有冻死骨。”

为找忠魂釗亦哭,

下面再说说这位李保和战友。他中等身材,微胖,皮肤白哲,文质彬彬,态度温和,爱好学习,会下象棋。他这一性格倒是和我很合得来。

《照片的故事》珍贵照片的来历

“沧海